◆P1私設傷痕,P2有眼罩版本

◆燭台切光忠X女審神者,配圖服用的小段子

這張圖我從裸體畫到穿內褲再畫到穿寢卷……剩下的手力只夠我打個段子

--------------------------------------------------------------------------


《哄睡》


最近審神者有點失眠,她索性將就寢時間往後調整,自然早上起床的時間也跟著拖遲了。

燭台切觀察了幾天後發現,是因為審神者睡前看了容易讓情緒緊張興奮的書籍,導致她躺在床上心思卻還留在書裡,夜裡也跟著翻來覆去的睡不好,縱使睡眠時間足夠精神也略顯不濟。

將審神者的就寢狀況糾正過來對燭台切不是件難事——為此他將晚上其他雜事全部排開,在她踏進浴室時先將臥室調整成最適合入睡的氣氛後,好整以暇的等待著,仿若他才是這房間的掌控者。

審神者剛帶著一身水汽從浴室出來時,看到的就是已被調成暈黃燈光的房間……以及床上的燭台切光忠。

見審神者的髮梢還滴著水,燭台切熟練的拿起準備好的浴巾替她擦乾頭髮,若是他沒盯著她,她定會包著頭髮趴在床上看完整整一本書才肯罷休。

「怎麼這麼早就來了,你不是在研究新菜單?」有人幫忙吹頭審神者樂得輕鬆,因為燈光昏暗也看不了書,她索性開始聊天。

「來哄妳睡覺。」

「啊?」現在才十點也太早了點。

審神者原本以為這只是句玩笑話,但顯然燭台切是認真的。等將她的長髮吹乾、仔細的抹上髮油保養後,他才慢條斯理的在床上躺好。

「過來吧。」他拍拍身前的空位,似笑非笑的朝她開口:「最近不是睡不好嗎?」

審神者動作遲疑的爬上床,猶未死心的辯解:「時間太早我睡不著的。」她本來還想再多看兩本小說呢。

燭台切支手撐著頭輕笑,語焉不明的回答:「這可難說了。」

他伸手將她攬進懷裡,淡淡的花香立刻盈滿鼻間,那是他剛為她抹上的髮油;微涼的女體緊貼著他的胸膛,也是他最熟悉習慣的溫度。

再過不久,連心跳的頻率都會逐漸同步——今夜,才剛開始而已。

 
评论(15)
热度(62)
© 寒狸居時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