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神者的G+》

真人真事改編的日常有毒段子,案發現場即興發揮之作



審神者原本的麥克風壞了,為了能繼續與同僚友好聯絡,她立刻就近買了一個新的麥克風。礙於經費有限,新的麥克風也只是堪堪能使用通話的最低等級。

這樣審神者就很滿意了,對她而言,麥克風只要能達到基本傳達的作用即可。

但好景長不過三天,審神者在與同僚熱火朝天的對話過程中,發現新買的麥克風有疑似故障的現象。

 

「煩欸!難道真的是便宜沒好貨嗎?」在多次對話發生通訊障礙之後,審神者忍不住大罵出聲。

「妳這句話很清楚哦。」對面的同僚立刻實況轉播通訊狀態。

打鐵就是要趁熱——

「上次我#@$%$&$%@……」

「喂~喂~妳的聲音又被神隱了哦。」


「煩欸!」

「啊,有聲音了。」

「這麥克風是怎麼回事?難道要我罵它才有反應嗎?」

「妳這句話很清楚。」對面的同僚化身為盡職的實況播報員。

「煩欸!為什麼我一講正事就會被消音。」

「唔……我發現妳一罵它聲音就會出現耶。」

 

「它是龜甲麥克風嗎?!」審神者被這個推論驚悚到了。

「哈哈哈哈哈誰知道呢。妳再多講一些話看看?」

「那就講上次我想到的那個方案,把#$%$︿&*……」

「哈囉?妳又消失囉。」

「煩欸——」氣沉丹田的怒吼。

「啊,回來了。」

 

審神者快被新買的麥克風氣到失去理智,而對面的同僚對通訊障礙不以為忤,還有心情出些匪夷所思的主意。

「好煩,它是不是不讓我講正事啊?」

「……妳要不要試著把它吊起來使用?」

「哈?」審神者懷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我覺得妳的麥克風就算不是龜甲也是個跟龜甲類似的抖M。」

難道妳在本丸裡面都是這樣把龜甲吊起來說話嗎?審神者立刻對同僚肅然起敬。

「並不會。」彷彿讀到她的真實想法,對面的同僚又補上了一句話。

麥克風依舊時不時的將審神者消音,尤其在她提到其他刀劍男士的時候消音特別徹底,只有在她開始罵「煩欸」的時候才有短短幾秒發聲的機會。

就在每一句話開頭都有「煩欸」的情況下,這場通訊對話艱難的持續了超過一個鐘頭。

 

等到終於結束通訊對話後,總是充當連線實況播報員的審神者才關上電腦,喝口由近侍遞來的熱茶。

長谷部眉頭緊皺,「主剛剛是在跟誰吵架嗎?」雖然審神者全程戴著耳機,但他仍然能斷斷續續聽到類似咒罵的語句。

「沒事,她在罵她的麥克風,不這樣麥克風不讓她說話。」審神者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對了,記得別讓龜甲碰我的電腦——尤其是麥克風。」她趕緊吩咐道。

審神者可不想哪天換她得把麥克風吊起來或者得給麥克風綁上龜甲縛才能使用,那太可怕了。

「謹遵主命。」

雖不明所以仍不影響長谷部執行命令的徹底程度,別說電腦,龜甲有陣子連審神者的房間三十公尺內都休想靠近。

 


评论(2)
热度(8)
© 寒狸居時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