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體差異》

◆ 平行世界,(毫無理由的)刀劍男士交換見習梗,伊達組主場

◆ 雖然嬸嬸只有開頭出現一下也沒什麼相關劇情,但基底還是刀女審

◆ 全是私設

本來是想寫跟有嬸嬸互動的甜甜橋段,但不知道為什麼開寫就變這樣了



--------------------------------------------------------------------------


 

「……總之就是這樣,這段交換見習時間就麻煩你們了。」

審神者朝本丸留守的刀劍男士們介紹著她身旁的鶴丸國永,後者笑嘻嘻打起招呼,態度十分自然隨意。

「唷,我是鶴丸國永——」鶴丸環視大廣間一圈將眾人各異的神情盡收眼底,詼諧的開起玩笑,「像我這樣的突然到來應該沒嚇到你們吧?」

這段改編自鶴丸常掛在嘴上的口頭禪令現場原本有些凝滯的氣氛開始變得放鬆了。

 

「你的房間安排好了,長谷部會領你過去。」

審神者準備讓這位來自同僚本丸的鶴丸國永睡在多出來的空房,長谷部前兩天接到消息時已經先把房間佈置整理完畢了。

鶴丸抬手指向坐在最角落的大俱利伽羅,「我難道不是跟伽羅仔他們一起睡嗎?」

大俱利發出嘖的一聲,燭台切微笑不語。

「本丸的刀劍男士大多都有個人房間,包括鶴丸也是。」審神者不厭其煩的解釋。

鶴丸發出「哇喔」的讚嘆聲,但下一秒他立刻指向大俱利,說:「不用這麼麻煩,讓我跟伽羅仔睡同一間就好。」

「我拒絕。」大俱利毫不猶豫的把話堵回去,也不管來者是不是客。

「那光……光忠呢?」鶴丸很習慣被大俱利打回票,完全不感到受傷的轉移目標,但即將脫口而出的「光仔」在看清楚燭台切的待客用笑容後,硬生生改成了「光忠」。

「如果你不介意睡沙發的話,我沒有意見,歡迎。」燭台切回答得極有風度,但該堅持的立場其實一步也沒退。

剩下的伊達組成員——太鼓鐘貞宗遠征出門不在場,鶴丸連吞了兩個閉門羹後放棄繼續爭取與之同房的主意,任長谷部領他去了新房間。

但鶴丸在見識到完全是長谷部風格的客房後,忍不住懷疑是他帶自己走錯地方。

 

「因為鶴丸國永的房間沒有任何參考性,所以我按照習慣佈置了。」

長谷部的語氣帶著種「不住拉倒,敢嫌就壓切你」的強勢意味,與在審神者面前恭敬守禮的態度大相逕庭。

鶴丸對佈置沒有多餘的意見,但他非常好奇「沒有任何參考性」是什麼意思。看在鶴丸識相的份上,長谷部最後還是帶他前往原本鶴丸所屬的個人房間。

與大多數的刀劍男士房間有段距離,平時極為幽靜,雖然從窗戶望出去的景色宜人,但房裡幾乎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素白簡潔得令人意外。

唯一與其他房間最大不同的地方在於房內設置了隔間用的障子門分開了寢居二處,床舖位於房間的最深處,將隔間門關上後彷彿是一間密室,身處其中甚至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他這才明白長谷部那番話的意思。

鶴丸想到他收藏的東西多到佔滿伽羅仔的置物架,最近還開始蔓延到小貞那裡去了……再對比眼前空蕩的房間擺設,他有些嘖嘖稱奇。

 

「這本丸的刀劍男士真是有趣……」

看來交換見習的這段時間應該不會無聊了。他心想。

 

 

 

 

鶴丸國永是個不論到哪裡都能找出最適合自己步調的刀劍男士,就算不是在自家的本丸裡也依舊過得自在,憑著在原來本丸累積的相處經驗,他很快就與這裡的刀劍男士們熟捻起來。

但令鶴丸有些費解的是,原本與他最為熟悉的伊達刀卻與他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沒有排斥感卻也沒有太多親近感。

唯一稍稍能成為突破口的是介紹當天缺席的太鼓鐘。

 

「吶,我說啊……你們跟鶴丸國永的感情不好嗎?」鶴丸蹲在收割到一半的玉米田裡,鬼鬼祟祟的用氣音朝太鼓鐘打聽。

「不會啊。你怎麼會這麼認為?」在這種氣氛下,太鼓鐘不由得也跟著用氣音回答,縱使他們方圓三十公尺內根本沒有其他人。

「我總覺得光……光忠跟伽羅仔對我的態度不太對勁。」鶴丸實在沒辦法對著這裡的燭台切喊出「光仔」這暱稱,每次提到總會忍不住卡殼。

「他們怎麼了嗎?」太鼓鐘眨眨金色大眼,一臉無辜。

「該怎麼說……」鶴丸雙手抱頭抓亂了頭髮,煩惱要怎麼解釋才更到位,「伽羅仔原本就是那副不想跟其他人打好關係的模樣,這就算了。光、光忠會問我喜好的口味,煮的餐點也都很完美,還會額外準備我的點心,但就是太——太——」

「太過客套了?」太鼓鐘適時的接上話。

「對對對對對!」鶴丸忍不住提高音量附和,連田裡啄食中的雀鳥群都被驚飛。

 

太鼓鐘的形容詞十分精準,鶴丸的違和感就是由此而來。

他熟悉的光仔特別注重營養,知道他有什麼不吃的食材會改變料理方式,總之務求攝取均衡,看在光仔做得辛苦的份上他通常都是捏著鼻子吃下去……但這本丸的燭台切是選擇直接跳過他不吃的食材,以他喜愛的料理為主要選擇,絕不遊說他吃任何健康食材。

更別提另外多準備他愛吃的點心這件事,光仔每次給他準備的甜點不是減糖就是無糖,美其名是「老人與小孩不宜攝取過多糖份」,他總是私底下跟伽羅仔交換甜點吃……

他好懷念偷偷躲在壁櫥裡吃甜點的日子啊!光明正大要吃多少有多少一點趣味都沒有——

 

 

 

 

此時,在另一個本丸。

 

「哈——啾!」

「鶴先生,你今晚還是跟我們一起睡吧,最近溫差很大我怕你會著涼。」燭台切很好心的把「怕你踢被子」省略過去。

「不用了,我喜歡一個人睡。」以為省略他就聽不出來言外之意了嗎?

「那我煮點薑茶給你喝……」

「等等——燭台切你給我等等!」講到薑茶他就有心理陰影。

「我會用薑末煮,鶴先生不用擔心。對了,我看今晚多煮些富含維他命C的料理吧?據說可以預防感冒呢。」燭台切一臉微笑用哄短刀的語氣說完後,不容拒絕的就往廚房走去。

 

這本丸的燭台切簡直熱心得讓他害怕,薑茶裡面應該不會加其他料吧……

 

看鶴丸揉著眉心一臉陰霾,大俱利很難得的主動朝他開口:「這些都給你吃,我不會跟光忠說的。」他手裡被塞進了一大把蜂蜜巧克力糖,這是平常鶴丸被嚴格控管的甜食之一。

 

俱利一臉同情是怎麼回事?這本丸的鶴丸平常連糖都吃不到嗎?

鶴丸抓著那把他早就吃到不想再吃的糖陷入深深的疑惑中。

 


评论(10)
热度(29)
© 寒狸居時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