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小記》

◎ 燭台切光忠X女審神者

◎ 被 @逃生路线@开始还债 激出來的突發段子(

◎ 只是洗個澡



 

審神者踏進房間時,聽見浴室傳來了細微的聲響,聽上去像是水聲。

 

與房間相連的門後是洗面室,而洗面室與浴室相連。此刻門並沒有完全合攏,所以聲音才會如此輕易傳了出來。

 

她下意識的放輕腳步推開門,細微的水聲在踏進門內後放大了許多,她的視線轉向浴室的半截毛玻璃上,除了霧氣外只隱約看見有個高大的人影,其餘什麼也看不清。

 

置衣架上放著正在淋浴者換下的黑色運動服,是她極為熟悉的裝束,而在運動服旁邊則是衣服主人幾乎從不取下的黑色眼罩。

 

審神者忍不住將眼罩拿起來細細摩挲著,彷彿這上頭還殘餘著屬於配戴者的餘溫。

 

平常看眼罩戴在他臉上與這樣單獨看著眼罩,感覺可真是截然不同啊……為什麼眼罩被他一戴連帥氣度都會倍增呢?這真是太不科學了……

 

或許是浴室的水聲與地點的特殊性,審神者覺得有些心浮氣躁,腦中也轉著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喀啦一聲,浴室的門被拉開了。

 

「妳來——」尾音戛然而止。

 

燭台切本來是想說,進來怎麼都不出聲只站著發呆,卻沒想到看見審神者臉上正戴著他的眼罩。

 

審神者正經八百的開口:「我只是試戴一下。」為了證明沒有慌了手腳,她沒急著取下臉上的眼罩。

 

但被燭台切抓個正著這件事,饒是她本來不太會臉紅的體質,此時也是開始滿臉發熱,但她決定將一切歸咎於浴室溫度太高的緣故。

 

水珠不斷從燭台切臉上滑落,他將額髮往後一捋後抹了把臉,費了好大功夫才忍住笑,免得他的主殿惱羞成怒。

 

「麻煩幫我拿個浴巾。」他指指置衣架。

 

審神者飛快的取了浴巾遞給燭台切,希望他趕快拉起門她好把眼罩取下,沒想到他沒接手那條浴巾,反而一把將她拉進了浴室後反手拉上門。

 

浴室裡充滿了剛沐浴過後的香味,與其說是沐浴乳的味道,不如說是屬於燭台切光忠的味道。

 

審神者重心不穩的靠在他身上,原本乾爽的衣物濕了大半,剛剛的浴巾甚至還掉在門外。

 

「我可還沒要洗澡啊。」她有些沒好氣的說。

 

燭台切挑挑眉,「妳踏進來不就是要洗澡?」

 

審神者語塞。她能說她本來是想進來偷瞄兩眼的嗎?結果居然被眼罩轉移注意力,真是失策。

 

燭台切啄了啄她被眼罩覆蓋的那隻眼:「妳戴起來挺可愛的。」沒想到他的眼罩戴在她臉上看起來與自己戴感覺差這麼多。

 

「不是帥氣嗎?」

 

聽到這個形容她忍不住皺眉,結果話才說出口,抱著她的男人就低笑出聲,赤裸的胸膛跟著微微起伏著。

 

「這可是我的台詞。」他再次低頭落下了吻,這次準確的印在她的唇上。

 

嘩啦的水聲再度充盈了浴室,毛玻璃上爬滿霧氣,只依稀可見裡頭的人影恍若一體。


 
评论(27)
热度(101)
© 寒狸居時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