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被這樣注視著時,想跑也來不及了。」


手感延續中,他吵著要出場(

本來想叫他笑得溫柔點,莫名其妙他就跩起來了……我家的鶴好像一直都是這麼張狂。

畫鶴丸不同於燭台切,他的頭髮畫起來特別舒壓XDDDDDDD

 
评论(11)
热度(160)
© 寒狸居時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