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與解》

◆ 燭台切光忠X女審神者X鶴丸國永

◆ 壓了很久沒發的短篇,一樣也能當番外的番外看

◆ 是個老梗



------------------------------------------------------------------------------



審神者難得回現世一趟帶了一大簍櫻桃回來,這水果保存不易得早點吃完,以至於這陣子她的下午茶水果都是櫻桃,連點心也放了不少櫻桃。

 

「怎麼了?」

 

燭台切過來收碟子時看到審神者皺著眉頭鼓著嘴的模樣,忍不住開口問道。

 

審神者洩氣般張開嘴,吐出了一根櫻桃梗。

 

「我剛試了好久總是沒辦法打結。」每次都差一點點。

 

燭台切看向桌上那盤櫻桃,不曉得她是怎麼會想出將櫻桃梗打結這個花招。

 

像是知道燭台切的想法,審神者解釋道:「聽說能把櫻桃梗打結的人吻技很好。」真的假的不知道,但她屢屢失敗就是了。

 

燭台切沒說什麼只是伸手取了顆櫻桃抵在審神者唇上,她不明所以含住那顆櫻桃,他微微收手一拉,櫻桃梗就被抽了起來。

 

「讓我試試。」

 

燭台切將那根櫻桃梗放入口中,也不見神情有什麼變化,嘴部動作幅度也很小,不過幾秒後他伸出舌頭,上頭赫然是個打好結的櫻桃梗。

 

剛剛的櫻桃果肉審神者才吞下去沒幾秒,這速度快得讓她咋舌。

 

「怎麼做的——」她驚訝得連音調都拉高了。

 

燭台切微笑不語的看著她,指指他的唇後又指指那盤櫻桃。

 

審神者這下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立刻學著燭台切先前的舉動,拿了顆櫻桃餵到他口中後,拿到了一根櫻桃梗。

 

「妳原本是怎麼打結的?再試一次看看。」

 

這次審神者直到憋紅了臉仍舊沒有成功把櫻桃梗打結。

 

「這太難了……」櫻桃梗沒打結但舌頭倒是快打結了。

 

燭台切輕扣住審神者的下巴微微抬起,說道:「捲舌讓我看看。」

 

她順從的捲了舌,溼潤的舌尖微微探出唇縫,看在燭台切眼中就像是種無言的邀請。

 

——他欣然收下了這個邀請,俯身覆上她的唇。

 

「唔、嗯……嗯……」

 

這個吻不若平時的溫存,更像是男女間你來我往的互相試探。他像是個領路人般勾著她的,她也不甘示弱的吮了回去,原本的初衷似乎暫時被兩人遺忘了。

 

審神者反客為主的勾著燭台切吻得深入,直到兩人相連的唇分開時,吐息間還透著櫻桃的香氣,甜中帶著點微酸的尾韻令人想一再回味。

 

「櫻桃梗就是這樣打結的。」

 

燭台切的聲音比平時更加低啞:「不過,還要靠牙齒咬住固定。」他伸手探進她微啟的唇,手指從上顎處撫過,在齒列輕按了下。

 

審神者張口咬住燭台切的食指,眉眼彎彎笑得有點狡黠。

 

「這樣?」

 

「做得好。」他低頭又是一個深入的吻。

 

這天,審神者在燭台切特殊的教學方式下,終於學會了怎麼將櫻桃梗打結。

 

而她的唇,也變得如成熟櫻桃般紅豔欲滴。

 

 

🍒

 

 

這兩天本丸掀起一陣吃櫻桃的熱潮。或者說,是吃完櫻桃再把櫻桃梗打結的熱潮。

 

就連一向不參與這種活動的長谷部,在審神者為短刀們做了示範後,也不得不跟著妥協迎合這股潮流。

 

但審神者沒想到的是短刀的消息傳播速度比小雲雀還快——不用半天整個本丸都開始吃起櫻桃來了。

 

一時之間,能把櫻桃梗打結被視為比手合勝利還值得說嘴的事,甚至連見面問候語都變成:「你打結成功了嗎?」

 

不過那簍櫻桃雖然不少,也架不住本丸的刀劍男士人數眾多,要不是他們還記得要留些給審神者,恐怕更早就見底了。

 

所以當審神者看到鶴丸居然還在慢條斯理的轉著櫻桃玩時,感到特別訝異。

 

「櫻桃還有剩?」

 

審神者這幾天吃了不少櫻桃,所以現在看到櫻桃已經沒有一開始的興奮了,當初會衝動買了一大簍也是因為太久沒吃的緣故……不過當連著三餐都會吃到同樣的水果,再美味也得打個折扣。

 

「這是最後的了,要吃嗎?」

 

見審神者搖頭,鶴丸把手上那顆轉著的櫻桃塞進嘴裡後,把櫻桃梗遞給她。

 

「最近學了個小把戲,不過……需要妳配合一下,幫我打個結吧。」

 

小把戲?

 

審神者看著鶴丸一臉高深莫測的模樣,半信半疑的接過那根櫻桃梗。

 

將櫻桃梗打結這件事,掌握訣竅後其實並不難,加上之前有過練習的經驗,現在她連打結的速度都提昇不少。

 

「喏。」這次不用一分鐘她就將櫻桃梗打好結了。

 

鶴丸拿起那根打好結的櫻桃梗,語帶神秘的說:「我能把櫻桃梗的結打開喔。」審神者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就看他把那根櫻桃梗丟進嘴裡。

 

你幹嗎不自己打結再解開!那個櫻桃梗上面還有口水啊你敢不敢再噁心一點——

 

「你快吐出來!」她抓著鶴丸的衣領拼命搖晃,但鶴丸嘴裡動個不停就是死不開口。

 

鶴丸眼底映滿笑意,像流淌著燦金水光般熠熠生輝,他摟著審神者任由她扯著衣領,直到重心不穩被壓倒榻榻米上也一樣。

 

他不開口,也不鬆手。

 

等到審神者發現被鶴丸緊緊抱在懷裡時,兩人距離已經近到他只需要微微低頭向前,就能準確無誤的吻上她。

 

——他也這麼做了。

 

鶴丸國永從來就不是會委屈自己的性子。

 

他忍耐或者收斂,不過都是為了出手的那瞬間。

 

鶴丸的唇覆上來的時候,她忍不住閉上了眼,但等到他的舌頭探了進來,還夾帶著異物時,她驚愕得忍不住睜開雙眼,正巧與他那雙帶笑的金眸對上。

 

這個吻有些短暫,彷彿他只是為了將口中的櫻桃梗遞給她。

 

「別吞下去了。」

 

審神者拿起舌尖上的那根櫻桃梗,看得出來剛剛在鶴丸嘴裡被揉擰得厲害,有些蔫巴巴的,不過最主要的重點是……剛剛打過的結不見了。

 

這是一根沒有打結的櫻桃梗!

 

「你真的解開了?不會你嘴裡還藏著剛剛打結的梗吧?」這比把櫻桃梗打結還神奇啊!

 

「要檢查嗎?」

 

「當然要!」鶴丸捉弄她的次數簡直不勝枚舉。

 

審神者正想叫鶴丸張開嘴讓她檢查,卻被他扣住後頸,那張如天人般的面孔隨即湊了上來,剛剛倉促結束的吻再度銜接上了。

 

與剛剛玩笑似的吻不同,這個吻他再認真不過。

 

在唇上碾壓吸吮,探入她的領地寸寸描摹,淡淡的果香在兩人的唇間瀰漫著。她的手還抓著鶴丸的衣領卻使不上力氣,直到他放過她的唇也依舊如此。

 

「你……」審神者的耳根泛起熱意。

 

「妳不是要檢查嗎?」鶴丸歪著頭講得十分自然,「我嘴裡沒有櫻桃梗哦。」

 

「這算哪門子的檢查……」她發現她太過低估鶴丸厚臉皮的程度。

 

「不檢查了?」鶴丸露齒一笑,一副隨時恭候的模樣,「那換我教妳怎麼把櫻桃梗的結打開。」他翻身將她困在身下。

 

審神者瞪大眼望著他,一臉見鬼的表情。

 

「那天妳學了多久,今天我就教多久。」不等審神者辯解,鶴丸再度吮上她的唇。

 

而在他們位置互換之時,除了剛剛那根蔫巴巴的櫻桃梗掉在榻榻米上外,還有另一根打過結的櫻桃梗落在不遠處,但此刻已無人在意。

 

櫻桃梗的結與解,從來都不是重點。



 
评论(32)
热度(71)
© 寒狸居時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