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花期》附錄番外

◆ 燭台切光忠X女審神者,現代PARO

◆ 長船先生視角,第一人稱注意

◆ 《遲來的花期》(上)(下)

原本只想打設定,結果打成了段子,結合起來就像是長船先生的日記片段。

從他的角度看這個故事會有不同感覺,基友的心得說得很好,他們的相遇是偶然也是必然。

趁我忙到暈頭轉向前趕快發一發(



-------------------------------------------------------------------------

 


1

從她的表情看來應該不記得了,但在百貨公司前那次不是我們的初次見面。

之前我去她工作的那棟辦公大樓辦事,從八樓搭電梯下來時在五樓暫時停靠,開門後沒有看到任何人,於是我按下關門鍵。

就在電梯門即將合攏時,一隻穿著黑色跟鞋的腳硬生生的插了進來,見狀我連忙伸手幫忙阻擋以免發生意外。

那是個年輕女人,手裡抱著兩個宅配箱子,高度超過她的頭頂。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請再等我一下,不要關門!」

她進電梯後放下兩個箱子轉頭又立刻跑出去,我還來不及跟她說不用著急。沒多久,我又看到她抱著三個宅配箱子搖搖晃晃的朝電梯走來,從這個角度我只能看到她的腿。

雖有些不合時宜,不過她的腿勻稱修長,是我欣賞的類型,若是因為電梯門留下傷痕那就令人遺憾了。

這次電梯門順利的關上了。她的臂力顯然無法讓她一直抱著那幾箱物品,從電梯金屬門的反射能看到她將箱子放下後趴在上面喘氣。

一樓很快就到了,在她準備分次把箱子挪出去時我主動幫了忙,這對我來說只是舉手之勞。

有趣的是,她連連道謝卻始終沒有與我對上視線,倒是她脖子上掛的工作證從胸前的口袋滑出,只那一眼,我記住了她的名字。

 

2

原本以為只是萍水相逢的一場偶遇,沒想到會從學長那裡會聽到她的消息。

那天學長突如其然的詢問我是否有認識懂得穿搭的女性朋友,我說沒有,不過有迫切需要我可以幫忙問看看長光有沒有推薦的人選。

「我幫學妹問的、我是說我老婆的學妹,她也算是我的學妹嘛。對了,最近我老婆開始孕吐只有白粥才吃的下去,這樣營養完全不夠,你有沒有推薦的食譜……」

學長習慣跑題,我耐心的聽了半個小時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搞清楚,順帶從跑題的內容裡發現那個「學妹」似乎就是她。

想到她就立刻想起她突然插進來想擋住電梯門的腳……我忽地笑了出來。

隔天,我毛遂自薦了「陪買者」這個缺,無論學長怎麼追問原因,我只笑而不答。

 

3

她與那天的樣子完全不同。

剛開始她還有點拘謹,但在逛完整棟百貨公司之後,就能看出那天她靠在箱子上放鬆的影子;待吃過晚餐後她已能大方的與我侃侃而談,笑聲不斷。

聊天過程很愉快,她是個擅於配合談話的對象,也會在適當的時候開啟新的話題。儘管她想在我面前保持矜持,但聊到特別有興趣的話題時,她的眼睛仍會像黑曜石一樣閃閃發光;而聊到某些……我猜是對她有特殊意義的事情時,表情會有片刻的空白,襯得那雙黑眸看起來特別幽深。

等她勾住我的脖頸湊上來吻我時,她緊閉著雙眼,我無從得知她的心情,只嗅到一股義無反顧的味道。

我發現,那天晚上我的視線沒有離開過她。

除了單身太久累積的欲望外,我想還有其他的原因促成這場放縱,但酒精多少影響了我的判斷,所以我寫下聯絡方式保留思考的餘地,交給時間驗證。

 

4

她沒有聯絡我。

說不上失望或者放鬆,這個反應在我預估的可能性是最高的。

她不像是會恣意尋歡的類型,我也沒有那種習慣,將那天當作酒精催化下的意外,那成為不再有所交集的陌生人才是對雙方影響最小的作法。

能客觀分析的底氣有很大部分來自雙方信息不對等的關係,她對我幾乎一無所知,但我不是。

她本來有機會可以問,但她卻避開所有能詢問私人問題的機會,恐怕在她想像中的我與實際會有很大出入;而我知道她的名字、知道她的年齡、知道她的工作地點、知道她的工作內容,還有學長認識她的這層關係。

我承認對她抱有一定程度的好感與好奇,但那不是我得去強求的理由。

不過,在發現事務所與她的公司有合作業務需要有人前去討論時,我主動接下了這個工作。

我沒有直接與她相認,只是想著能在電梯再次相遇的話,或許她會想起初次見面的事也不一定,所以我在樓下多停留了五分鐘——結果看到她拿著馬克杯像個到達終點線的選手從逃生門衝出來。

我好不容易才忍住笑意,畢竟讓女性尷尬得下不了台實在太過失禮,只是她怎麼能……這麼可愛呢。

這些日子的等待忽然變得極有價值。

 

5

再次見她之前我並沒想過要與她上床,至少原本沒有。

但只要一碰觸到她,我無可避免的會想起她那近乎獻身的舉動,我不知道她將我當成誰的替代品,或許只是個虛無的形象也不一定。

這種事我只會容許一次,假面舞會在那天晚上就結束了。這次我會用我的方式讓她重新記住我,記住「長船光忠」,而不是其他的任何人。

這算是男人單純的自尊心或佔有慾作祟嗎?我無法肯定,只知道一旦開始有這樣的念頭就難以遏止了。

 

6

我想我越來越認真了。

父母留給我的那棟房子對我有特殊的意義,改建完成後我不曾邀請過任何女性回來,她是唯一的例外。

因為這次邀約我才發現她把自己藏得比我想像中還深,我也比我所想的更加在乎——她的眼淚讓我無法克制的去想那些我錯過的時間。

我不禁會想,如果初次見面不是擦身而過任她匆忙離去,我是不是就能早點走進她的心?

我鮮少去思考這種假設題,這麼做容易感到後悔進而失去判斷的自信。幸好她睡著了沒有看見,這樣鑽牛角尖的我真是一點都不帥氣。

無論如何,記得保持好你的風度,長船光忠。

 

7

最近開始種起盆栽植物,打算種起來後分她一盆。香料種子是跟她出門看展時拿到的贈品,以此為理由後來又跟她去逛了園藝店跟書店,一舉數得。

許多盆栽植物在種植之前必須先泡水軟化種子的硬殼,待催生幼芽後才能種下,否則種子很可能會在土裡慢慢腐爛,其中部份種子甚至得花上半個月時間,耐心的每天換水才行。

有書籍參考催生幼芽並不困難,但想軟化她的外殼卻無法照本宣科……抑或是,那層殼仍然讓她念念不忘?

因為想到這個可能,我失手將要給客戶看的建築模型屋頂拆成兩半。

真糟糕,我從業以來沒發生過這種失誤。

 

8

她很少問我私人問題,以為那樣就能將我們之間的關係停留在床伴階段,這點從她初次打斷我想更進一步的話題時,我就有所察覺。

但每當我主動談起自己的事時,她那雙太過神采奕奕的黑眸總是出賣了她,我只故作不知。

這是個很好的突破點。我以私事作為開頭將問題拆開夾在閒聊中,隱晦的摸索著她的想法;同時逐步改變相處模式,讓她慢慢習慣新的互動方式。

對此我並不感到麻煩,甚至有點享受這種迂迴緩慢的步調。我不願再跳過任何步驟,她值得慎重以待。

我們之間早已超過床伴關係,我知道她對此是有感覺的,從她每每望著我的神情裡就能看出端倪。如今,我已能辨別她眼底蘊含的複雜情緒。

我沒有說破,只是耐心的等待,等待她掙脫她的殼走向我的那天。

那天不會太遠,我相信。

 


评论(9)
热度(34)
© 寒狸居時帖|Powered by LOFTER